长春都市网您的位置: > 新闻

两栖诗人邓红琼的诗与远方

2020-03-18 21:09:19 长春都市网 点击:+ 评论:()
鏃╀節鏅氫簲锛屽悓鍏朵粬鐧介涓

 

早九晚五,同其他白领一样,办公室是她实现物质生活的奋斗场。稍有闲暇时间,一杯咖啡,一本书或杂志,便走向了诗和远方。邓红琼,一个七、八十年代人再普通不过的名字。相夫教子,上班挣钱,然后把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诗歌。如果把诗形容成一种病毒,那么她就是诗的一个宿主,与灵魂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邓红琼对诗的执着,如同鱼儿眷恋大海,俊鸟依恋高山。腹有诗书气自华,十几年的文学修为与诗歌创作,使其在气质上更增添了几分阳光,几分清丽,仿若水中清荷。她的诗写得精致,她说精致是诗人的理想国。她写诗也不乏浪漫,她说浪漫可以让文字充满活力。她能把爱情写得荡气回肠,也能把乡愁写到潸然泪下。这一切都来源于生活的感悟,和一种生命的本质力量。

我们一起来读读邓红琼的歌。

1、岁月深处

邓红琼

小时候,母亲的眼睛

举起月光,也举起黑夜的们孤寂

小巷里晚归的脚步声

总能将她悬着的心,轻轻放下

春来,秋去。风将大雪

压在了鬓上

也压弯了一棵树的腰身

一支拐杖,代替父亲的脚步声

叩响时间的沧桑

而母亲的心,却变得笃定

她佝偻着身子,一遍一遍地

擦拭着父亲身穿警服的照片,笑着说

以前总是担心他执行任务

现在好了,不用操这个心喽

她这么说着的时候

就像一个从山倾海覆中走出的人

捧起了鲜花,在岁月深处浅笑安然

聆听,幸福的鸟鸣

一首带着回忆的诗歌,最好的技巧不是直抒胸臆,而是转化情绪。对于一个对岁月有深刻认知的女诗人,她绝不允许诗中残留灰色的轨迹。

岁月无常,但爱永恒,只有经历了考验的爱,才能相伴到老,浅笑安然。诗人充分发挥了形象思维,形容词及动词运用得恰到好处,诗意表达呈跳跃性,自由地穿越时空。母亲对父亲深厚的爱,还有父亲这位民警对工作的执着与坚守,通过诗人的文笔不动声色地表达出来,耐人寻味,静水流深。从诗中不难看出父母对她的言传身教,沉淀成优秀的修养和品格。有些情感不可以替代,亲情永远是自己精神成长的永久温床。

2、寂夜

邓红琼

在这个最长的寂夜

一声声咳,伴着些许的落寞

与灯光,一起醒着

落叶,在月光里奔跑

我,在一杯白开水里沦陷

天花板的白,融不进血色的暖

需要一首诗,擦亮内心的黯淡

将词语种在灯下,开出

千朵万朵的花

笔未启,便有经年的雪

落在纸上,一颗思心

该如何借一缕光阴,缝补

感知、运思、表述。这首作品总是让人有一种无奈和感伤。在情感的透明中仿佛看到了月光的清冷。人生不可能没有经历,有经历就会掺杂着与幸福相对立的沧桑。寂夜是无声的,那一声咳足可以让夜晚变得敏感、黯然。人在多愁善感的时候,日子和思想都会存在假象。水能性淡为吾友,思想像白开水一样沸腾过,对自己的审视就不会再杂乱无章。不管心情如何,血却依然是暖的,这是一种人生态度。天花板的白更像一面镜子,日子毕竟还要与未来同框,灯下的花朵,是对过去的怀念,也是还原最初的本真。一颗思心,是爱情还是亲情,亦或友情,诗人没说,恰当的留白,赋予了诗歌“言外之意”的神韵。缝缝补补本来就是生活不可或缺的程序。也许借助一些遗憾,未来会活得更加漂亮。此诗贵以专,贵以真,疏疏之笔,从内敛到内涵,都富有张力和想象的空间,读者有通感共鸣,自然会产生具像。

3、车站

文/邓红琼

这些年丢失的,在俯身之时

重新捡起

沉重的行囊,拎在手上

先于一朵月光,抵达故土

一切似乎变得陌生

唯有身后的车站,无论多晚

都以熟悉的姿态,在云水苍茫里

迎接一片归途的叶子

而更多匆忙的脚步,不过是

为了更好的抵达

乡愁——亘古不变的文化主题,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核心内容,是人类生活中最纯洁最高尚的一种情怀。车站是起点站,是终点站,也是中转站。是我们万里行程中一个又一个坐标。

为追寻理想,我们或许失去很多,但无论走多远,中国人“落叶归根”的情怀却是不变的。诗人开篇用“丢失”和“拾起”去回顾一份记忆,言不多,却意味深长,值得读者细细咀嚼。

人生的旅程中,车站是众生像即浮世绘的一个窗口,我们无可避免地在其中穿梭。而岁月的流逝与沧桑,让诗人多了一份感性与成熟。“沉重的行囊,拎在手上/先于一朵月光,抵达故土”,月光里的乡愁重叠着青春的影子,行囊又何尝不是自己的皮囊。走遍千山万水,唯有故乡,才能安放疲惫的灵魂,但我们依然不能停止脚步,只为了心中的目标与理想。

邓红琼诗选:

◎石头的密码

文/邓红琼

时常被一些词性囚禁

比如孤独,病痛,贫困,乃至死亡

它们像一块块石头

堆砌着人间的空寂与苦难

我必须接近更高的阳光,去打开

一条河流生锈的部分

让发光的事物,在体内

穿过黑暗,抵达心灵的属地

有些顽固的思想,却依旧坚硬

它们选择与石块对峙

在一阵大风吹过的荒野上

听时间流水,洗劫执念里残存的疑惑

◎农民工诗人

文/邓红琼

将最后一包水泥搬完

抹去额头的汗水,闭上眼睛

世界骤然安静

脑海里长出无数花朵

在意念里,开开合合

摸出手机,进入微信群

将精心码好的诗歌发出

波澜不惊的内心

仿若那些文字,走出重负后

独自成王

诗歌是他身体吐出的火舌

不是让自己灰飞烟灭

而是在疼痛里,将尘世的虚伪与困顿

一一戳穿

◎留守

文/邓红琼

蝉最后的歌唱,让秋又深了一层

低下身子,贴近一株枯草

他交出落日的孤独,空谷的回音

一把旧犁铧,将狭窄尘世

犁出一道一道伤痕

吸了口旱烟,抬高的目光

随雁阵远去,只剩下风

将一朵朵流云切割,把暮色掩埋

握着犁铧光滑的扶手

就像握着深爱的土地

几只蚂蚁,若无其事地爬过他的脚面

忙着搬运粮食

风声渐渐大了,掳走暮色下的影子

柿子树上

掉下一枚果子,像砸在他深沉的心事上

心,打了一踉跄

◎风过大地

文/邓红琼

从北站到南站,在人群纷乱中

每一串黑色的脚印

都渗透了城市边缘的彷徨

路上的他,像一株老树

面对脚下枯黄的

凌乱,变得感怀伤世

这些年,他颠来簸去

如同无根的落叶,不敢喊出故乡

只在夜深人静时

借一泓月光,洗净乡音

多少次,想起母亲掌上的灯光

孤寂便划过苍茫

托起内心的一声轻唤

◎云上居

文/邓红琼

再也想不出,比这更诗意的名字了

喀纳斯山下

云在农舍与牛羊促膝谈天

天,如此之近

仿若人间所有神奇的故事

都在这里发生

卸下疲惫与杂念

在马奶香与酒香里,舀起生活

那个等待的人,从前世走来

把盏言欢

大把大把的时光

托起灵魂从容游弋

读懂大山背后的隐秘

风啸声中,有疾行的马蹄踏破星光

我的身体被突围的云朵覆盖

这让我相信

唯有情怀浩荡的人

才可以,坐拥日月山川

◎雪人

文/邓红琼

第一场雪后,她立于他的面前

晶莹的唇,晶莹的眼睛

像一道纯白的记忆

刷新所有的细节与忧伤

他想起她夜半的咳嗽

忍不住又给她捂上一条红围脖

指尖的温度

无意辩认了坠落的隐语

风,始终与人间背道而驰

一朵朵雪花

漫过万物喑哑的冬日

喊出,那个雪一样的名字

格律诗词欣赏

致武汉最美逆行者郑霞(新韵)

邓红琼(广东)

妙手仁心不用夸,身兼大爱已无华。

依稀背影从容去,一片丹心绘彩霞。

赞李兰娟院士(新韵)

邓红琼(广东)

争担大任女儿肩,沥胆披肝岂等闲。

赞芝兰气兼豪气,春色绘成天地间。

西江月 疫年有感

邓红琼(广东)

是那馋人指引,招来魍魉横行。鹅黄柳作幌金绳,祈祷春神完胜。

应晓黎元之苦,休拿竖子之名。如今众志已成城。只待东风传令。

西江月•武汉疫情感作

邓红琼(广东)

谁惹瘟神发火,途经汉口抛锚。花容失色染眉梢,祸福吉凶难料。

如果春能解语,敢教怒也生潮。重开碧柳万千条,锁骨穿筋成铐。

满庭芳·乡村

牧笛悠扬,炊烟缭绕,小村溪水潺流。舒云投影,惊动众浮游。远处层峦叠翠,山花俏、点染青洲。晨光里,风轻香软,拂面更厮柔。

沿沙荒野径,置身世外,安享闲愁。耳听得,黄鹂私语啾啾。本想停留几日,不由己、为稻粱谋。清霜后,落英满地,邀故赏金秋。

踏莎行·闲居偶题

日子长长,青春短短。杜鹃啼雨斜阳晚。风摇绿影湿红衣,拈来一朵桃花伞。

触手香苔,离檐子燕。繁华过眼皆难见。垂杨不系晚来舟,依依难舍离人远。

一剪梅·冬思

洁白绒花肆意开,来自云街,漫舞长街。红尘万里乐悠哉,下了梅腮,又上侬腮。

昨日相逢咏雪才,一一种情怀,玉女情怀。聆听仙子下瑶台,夜里归来,梦里归来。

清平乐·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光阴如箭,今日回身看。改革东风吹禹甸,了却人民心愿。

是谁万水千山,为谁梦绕魂牵。还是沁园春雪,重吟锦绣诗篇。

鹊桥仙·《中华诗词》武立胜老师莅临珠海与众诗友雅聚,拈得“梦”字韵

岭南夏日,花香风软,多少诗心解冻。悠悠古韵系京珠,共两地、温情流动。

师朋雅聚,新词温酒,作别拈花相送。空余凉月海边生,只剩了、一襟清梦。

鹧鸪天·踢毽子

翎羽三根丝线穿,铜钱底座紧相连。飞翔似蝶风中舞,静止如莲水上闲。

能摆尾,可回旋,竟然还有后空翻。谁家小女凌波步,惹得人群壁上观。

七绝·秋日阳台偶成

风摇竹影绿窗沙,几朵嫣红落我家。

仄径香尘飞不起,闲观猫爪印梅花。

“我思,故我在”,纵观邓红琼的诗歌,意境灵动,用情真挚,富含哲思。她对现代诗语言的探索,挖潜与运用,以及温婉明快的抒情方式的形成,是对传统诗歌美学精神上的传承与发扬。2020年中国诗歌春晚在颁发“全国十佳新锐诗人”奖给她时,赞誉她的诗歌“充满理性思维,创作角度多元化,难能可贵的是,她的诗歌不乏对底层人物的代言之作。” 诗如君子之酒,是诗人每天一点一滴的酝酿,诗是远方,只有灵魂才能达到的地方。

【诗人简介】

邓红琼,笔名文心若水,文心,现居广东珠海。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渡》社长及主编,香港《流派》诗刊栏目主编,《大湾》文学期刊副主编,《中华网络诗刊》主编。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星星》《人民日报》《中华诗词》《奔流》《牡丹》《中国诗人》《浙江诗人》《中华诗词月刊》《散文选刊》等海内外上百家纸媒。曾获“中国诗歌春晚2019年度全国十佳新锐诗人”等奖项。出版个人诗集《爱与忧伤》。

撰稿人:宁东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推荐
地区资讯
长春市吉林市四平市辽源市通化市白山市松原市白城市延边其他城市
长春都市网首页|关于河北都市网|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上投稿|网站地图|RSS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