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都市网您的位置:首页 > 图库 > 纪实

盗墓,暴利驱动下的畸形“产业”

2011-05-21 12:03:05 长春都市网 点击:+ 评论:()
5月8日晚,故宫博物院诚肃殿展出的香港两依藏博物馆部分文物被盗。5月11日,专案组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将嫌疑人石柏魁抓获归案,经初步审查,该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

    5月8日晚,故宫博物院诚肃殿展出的香港两依藏博物馆部分文物被盗。5月11日,专案组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将嫌疑人石柏魁抓获归案,经初步审查,该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5月11日,公安部、国家文物局在陕西省西安市联合召开“2011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议。会议宣布,从即日起,在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江苏、安徽、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四川、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17个重点省份,部署开展“2011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为期八个月。
    两件与文物保护有关的重要新闻,发生的时间相距只有3天似乎不是偶然。其实,“2011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针对的是田野文物犯罪,也就是平时人们说的盗墓犯罪。但是,这两个新闻的前后出现,不能不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为此,本报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了考古与盗墓史研究学者倪方六先生。
    盗墓是个沉重的话题,“也许用不了30年,盗墓贼会陷入无墓可盗的尴尬”
    先来看看近年来的一些案例:
    2009年初,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曲阜市姜村古墓被盗,山东河南等地犯罪分子相勾结,盗得玉器、金银器、漆器等大量珍贵文物,倒卖后获赃款近千万元。多件珍贵文物未追回。
    2010年5月31日,山东邹城市破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该市最大的一起盗墓案,从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盗墓贼张大军等人先后三次在该市峄山镇纪王村东“东周时期邾国古城纪王城遗址”盗得青铜鼎、青铜剑等多件国家一级文物。
    2010年11月2日,洛阳龙门石窟核心保护区被盗,一块精美的唐代石刻被挖出。
    2011年2月,山东莒南县刑警大队破获一盗墓案,抓获18名犯罪嫌疑人。据介绍,这伙贼在古墓里挖出了鼎、贝币、石磬、青铜碎片等国家保护文物并倒卖至临沂、潍坊等地,非法牟利20余万元。
    2011年5月,河南洛阳警方宣布近日成功破获一起龙门西山特大盗掘古墓葬案,追回国家一级文物唐代“辅首衔环”石刻,同时,连带破获其他文物盗窃案件数10起,共计追回各类文物109件 ……
    盗墓所带来的不仅是文物的流失和损坏,更多的是历史信息的毁灭性消失。
    随着盗墓话题的持续升温,继2009年登上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文化中国》后,考古与盗墓史研究学者、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兼职教授倪方六近日再次走上电视讲坛,成为中国数字电视文物宝库频道《文物大讲堂》的主讲人。倪方六向记者透露,这是国内第一档盗墓全系列电视讲座,第一期15讲已录制完成,计划今年暑期档面向全国播出。
    长期从事盗墓史研究,倪方六对于我国的盗墓情况比较熟悉。他说,目前中国内地的盗墓犯罪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十分猖獗”。各地网友都会及时给我提供很多当地的盗墓信息。以保守的数字来说,现在每年被盗的大小古墓达数万座。如果加上城市建设和房产开发中被毁古墓,数量是十分惊人的。可以说目前古墓被盗和消失的数量与速度,都是中国历史上最高最快的。也许用不了30年,连盗墓贼都会陷入无墓可盗的‘尴尬’。”
    此话并非危言耸听。据“2011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议的数据发布,去年在全国9个重点省份共破获各类文物案件541起,打掉犯罪团伙71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87名,追缴各类文物2366件;2010年全国共立案文物犯罪案件973起,其中盗窃文物案件387起、盗掘古墓葬案件451起,由此可见,近年来涉及文物的犯罪何等猖獗。
    这些还只是公开报道的已破获的盗墓案,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张柏透露:“近几十年,我国被盗古墓达20余万座。”另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王侯级墓葬的被盗率达90%以上。目前有10万盗墓者游走于我国各地。而未能破获、甚至尚不被更多人知晓的盗墓案件无以统计。
    盗墓犯罪为何越来越猖獗?主要是“收藏热”、“投资热”不断升温以及“公家收购”等原因下的暴利驱动
    盗墓犯罪越来越猖獗,其原因是什么呢?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说,主要是受暴利驱动。当前中国古代艺术品在国内外市场价格持续走高,国内文物收藏热、投资热不断升温,这些都是盗墓犯罪猖獗的重要诱因。张新枫认为,今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取消了对盗掘古墓葬犯罪的死刑规定,加之暴利因素的驱使,可以预见,盗掘古墓葬、盗窃、走私文物违法犯罪活动将会更加突出。
    倪方六还有更为惊人的发现。他认为,民间盗墓贼盗墓,最终目标是文物走私,这是诱发盗墓的“外因”。而更为严重的是“内需”原因往往被忽视,这就是各地博物馆对藏品的强劲需求,让盗墓者看到发财的机会。现在政府鼓励开办各种形式的博物馆,藏品缺口很大,而文物的数量是有限的,藏品哪来?大多是墓里流出来的。古墓里出来的东西,除了合法考古所获,就是盗墓。包括国家级博物馆在内,政府每年都要拨出大量资金用于博物馆文物收购。由于在藏品收购上的不规范,各家博物馆争相收藏。即便知道有文物来路不正,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一位文博专家对倪方六说,地下的东西都是国家所有,按说盗出的赃物都要没收的。但如果你报案了,那人家再不会把“藏品”送到你这来。即便你不收,也会有别的博物馆收。如江浙沪一带的博物馆,特别是私立的,钱多,与其让宝物从自己的眼前溜掉,不如收进来。“现在许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都是盗墓贼挖出来的。当然这些宝物并不一定是当下盗墓出土。与此同时,文物保护与管理没有随文物市场的兴起而加强。以前,各地有自上而下的文物保护网络,重要文物保护区域,都在当地都招聘文管员,政府会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近几十年,行政机构调整,不少地方压缩开支,让文管员下岗。县、乡、村三级保护系统散板了。虽然有的地方仍有‘责任人’,但早已形同虚设。有的曾经的文管员甚至为了利益沦为盗墓团伙的线人。”很多基层考古人员对此痛心疾首,呼吁再不赶快抓一抓,田野间的古墓就要被盗掘空了!
    “盗墓产业链”已然形成;只要文物顺利出关,就再难被追回;文物将到达大古董商之手,“危险信息”将被洗去,盗墓者更可逍遥法外
    既然有盗墓犯罪,就必然有销赃。倪方六称,盗墓这一“行业”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如今然产业化,形成了一 套 产 业链。
    据有关人士介绍,根据分工不同,盗墓圈内的人员分别有着不同的 称 谓 :“掌眼”、“支锅”、“腿子”和“下苦”。盗 掘 、 运输、窝藏、销赃等一条龙作业,就是由这些角色完成的。通常,盗墓活动的全班人马有一个统 一 的 称呼 , 叫 做“ 一 锅儿 ” 。“锅”里级别最高的被称 为 “ 掌眼”,是这“锅”人中的 核 心 人物 。 “ 掌眼”不仅有寻找古墓的本领,也有鉴别文物的能力。他们既可以是提供古墓线索的合作者,也可以是打算购买墓内文物的初级收购商。“支锅”是每一次盗掘活动的负责人,类似承包工程的包工头,负责筹措盗墓行动所需的资金、设备等。“支锅”的投入是有风险的,一旦挖出的文物没人买断,他只能自行处理。“腿子”指的是盗墓活动中的技术工人,他们在盗墓过程中扮演“项目经理”的角色,负责探寻墓地的具体位置,以及确定里面是否还有文物等。
    倪方六告诉记者,形成产业是现代盗墓最为明显的特征。从近些年破获的大案要案来看,一般情况下,通过专门负责运输的犯罪分子,从古墓中盗出的文物,一小时左右就能出手,三天的时间即能通过二次倒手让文物出境。只要文物顺利出关,就极难被追回,盗墓者便可逍遥法外。通常,支锅手中的文物通常会进入二级文物市场,价格不会很高;掌眼往往可以把手中的文物直接推向北京等三级文物市场,价格常会飙升数十倍,二级市场的文物有的直接被买主偷运出境,有的则流向三级文物市场;三级市场的文物有的直接被个人藏家收藏或转卖,有的通过香港流向境外。在境外商人的多次倒手之后,文物将最终到达大古董商手中,到达这一级的文物基本已被洗去全部危险信息,堂而皇之地被炒作、拍卖,最终被顶级藏家收藏,而盗墓者也将永远逍遥法外。
    据报道,当前,全球文物收藏量达万件以上的文物商有3000人左右。这些不同国籍的大老板,控制着一个复杂而严密的文物交易网络。
    盗墓在很多地方已半公开化;如何解决盗墓问题?专家呼吁除了“文物保护问责制”应落到实处,还应恢复盗墓犯罪死刑的量刑
    “事先说明,主墓已经被做过了,是朱元璋的一个孙子还是什么,墓碑刻得是德王墓,四周全是用石头,米汤灰砌的高墙,旁边的陪葬墓绝对没动过,背后是高山,做活方便,现在没照片,过几天传照片……有兴趣的进,求高手……”这是百度“盗墓吧”中一个题目为《明朝墓群,在山东,有兴趣的进》的帖子,明目张胆地寻求盗墓同伙,下面跟帖有23条,询问具体情况和想合作的。而整个盗墓吧共有主题5343个,帖子36164篇。还有“洛阳铲吧”,其中关于出售、求购盗墓工具洛阳铲的帖子也有1300余条。还有出售全套工具的,只要1200元,就可买到包括泥铲、套铲、十米的杆子、缩铲、大铲、10米的探针、6个探头等在内的圈套盗墓工具。可见盗墓这种原本见不得人的勾当,现在竟然半公开化了。
    事实上,除了这些“原始”的工具,如今很多盗墓分子装备了先进工具,有的甚至是考古人员所不具备的。如进口的金属探测器、防毒面具、膨胀炸药、氧气瓶、通气软管、鼓风机、对讲机、制氧机等等。
    还有有一种被考古人员称为“与考古人员赛跑”的严重现象。这种盗墓贼不去探察墓葬,而是看到考古人员发掘,就在离发掘地几百米的区域晚上挖掘。盗墓贼知道,这种地方肯定不止 一 座古墓,一个晚上能连挖几座古墓,“收成”可谓事半功倍。
    对于如何解决盗墓问题,倪方六直言“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或许哪一天墓挖光了,就没有问题了。”
    另外,倪方六认为,盗墓活动的猖獗与一些文物部门“不作为”有直接关系。“如果他们能把每一座古墓当成他自家的祖坟,我想盗墓现象一定不会这么严重的。如2008年湖南长沙发生的‘12·29’望城县风篷岭二号墓盗墓案。在这之前,当地曾对风篷岭一号墓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包括金缕玉衣在内的珍贵文物 200多件,墓主人被证明为西汉长沙国某代长沙王后,轰动了整个中国考古界。旁边的二号墓保存完好,未被盗掘过,被推测为长沙王的墓。在风篷岭一号墓发掘结束之后,长沙市文物局曾向国家文物局申请对风篷岭二号墓进行发掘。但未获批准。然而,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保护措施没有到位,这给盗墓者 带 来 了 机会,终于发生了‘12·29’望城县风篷岭二号墓盗墓案。

    如果有关文物部门能够负起责任,此墓便不会被盗。”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郑同修对记者说,近年来日渐猖獗盗墓案再次为田野文物的保护工作敲响了警钟,建立行之有效的田野文物保护机制刻不容缓。以山东为例,全省有文物发掘资格的人员在100人左右,而全省文物点却有3万多 处 。他说,虽然山东为一些遗址建立了专门管理机构,并组建文物保护员队伍,但对于多数远离村庄、遍布田野的遗址而言,要达到实时全面监管仍有困难。对犯罪分子来说,他们的目标是经济利益,而对文物考古专家来说,文物失窃,影响的是历史和文化,价值难以估量,损失绝对惨重。
    5月1日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盗掘古遗址、古墓葬罪”被列为取消的13个经济性非暴力死刑罪名之一。对此,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认为“十分不妥”。他表示,在界定盗掘古代墓葬罪名问题上,将其作为“非经济性暴力”犯罪是与事实不符的。一是盗掘古代墓葬不能仅仅视为“经济性”犯罪,不是为了“资源”(也就是所谓的“经济性”)的犯罪 都 只 是 限 于“经济”问题,若如此,则“战争”也是为了“资源”,但能把战争罪说成“经济性”犯罪吗?至于盗掘古代墓葬属于“非暴力”犯罪,这与客观事实也严重不符。现在盗墓贼用炸药开盗洞,不少盗墓贼是“武装”盗掘,这怎么是“非暴力”?刘庆柱认为,把盗掘古代墓葬确认为“非暴力”、“经济性”犯罪很不恰当。

长春新闻网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推荐
地区资讯
长春市吉林市四平市辽源市通化市白山市松原市白城市延边其他城市
长春都市网首页|关于河北都市网|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上投稿|网站地图|RSS地图